学校教室安装监控视频直播 合法但难掩争议

  “现在科技真可怕,上周我儿子学校收了我100元钱,给了个摄像头登录密码,然后今天在手机下个软件,就可以登录我儿子班级的监控摄像头……随时看到我儿子班级的每一秒钟的画面了……”网友@阿骀在社交媒体上的爆料,又一次引发学校教室是否应该安装监控的讨论。此前,针对高校、中小学课堂都曾多次讨论过安装监控的法律依据、功效用途和结果影响。

  可以说,唯一算是没有争议的只有幼儿园。基于2-6岁孩子的安全性安装摄像头,各方都不存在异议。相比之下,中小学讨论的是学生的隐私,网友@阿骀的微博内容,讨论的主要也是学生个人的隐私权问题。不过,假如对于教室作为一个公共场所的说法没有异议的话,那么教室里安装监控应该也不存在与法律抵触的问题。当然,安装的位置、拍摄的角度、察看的权限,这些都需要符合具体的规定,而不是由学校单方面说了算。

  人们对于监控的态度,时常存在两极分化的看法。在保护公共安全层面,人们甘愿让渡自己的隐私,例如在高速公路、火车站、地铁站、商场、停车场等地,监控反而给人以安全感。在近期热播的纪录片《辉煌中国》里,公共场所的摄像头被描绘成正义的助手“中国已经建成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监控网,视频镜头超过2000万个,这个叫做‘中国天网’的大工程,是守护百姓的眼睛。”

  但在教室这个问题上,尤其是中小学这样的虽然未成年但已经有了一定的隐私观的人群,还是很容易产生争执。如果在公立学校,那就按照基本的规章制度来办,而如果是私立学校,那么就可能需要更民主的讨论、决策过程。从成年人的角度来看,规避监视这是追逐自由的本能体现,但这一想法却不能简单投射到孩子们身上。

  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,00后这一代早早地进入了监控时代。不要说商场和教室,就连自己的房间,都可能存在监控。这是因为父母为了更早获得孩子的状态信息,选择用安装监控的方式来确保孩子的安全。家庭内部常常没有民主可言,父母对孩子的权力很大,以致于一部分孩子即使在家也处于监控之中。所以,某种程度上,教室监控只是家庭监控的一种延伸,都属于父母控制的一种手段。

  在保障安全方面,安装监控有着充分的理由,例如防止老师对学生的体罚,或者说校园霸凌现象。虽然最终的效果未必令人满意,但监控存在本身,的确构成了一个影响学生与家长、学校与家长之间的关系变量。对于学校来说,监控可以更好地监督老师,也可以获得家长的信任;对于学生来说,监控让自己变得不自由,但他们总有办法突破这样的监控。

  毫无疑问,监控是一种新的权力,但这种权力并不是固定掌握在某一方手里。我们不必担心监控会变成老师震慑学生的新武器,因为学生会逐渐学会在监控下应对所有。甚至,监控反而可能被学生所利用,成为约束老师、霸凌者的助手。而家长也许需要耗费更多时间观看视频,无形之中,他们承担了原本应由老师承担的部分责任。

  当我们还来不及讨论清楚新问题的对与错时,孩子们已经能够有效适应这套规则,甚至找寻出了其中的Bug。监控权力也许如福柯说的,它处于不断流动的状态,需要通过运转、调配和计谋来获取。可以预见的是,接下来,我们会看到更多更具体的因为监控而引发的新问题。